在這些方面 長城汽車比新勢力更像新勢力

不久前看到長城汽車有位總裁說瞭這麼一句話:在智能駕駛領域沒有新勢力和舊勢力之分,大傢都是新勢力。說到瞭我的心裡去,一直以來,人們對汽車市場“造車新勢力”似乎總有一種“後浪”的濾鏡加持,仿佛新勢力就代表著顛覆和革新。

但在新能源和智能化賽道上,大傢都是“新選手”,隻有真正能夠以技術服人的車企,才真正配得上被稱作“新勢力”。

從這個角度來看,自主品牌更像新勢力。去年在中國所有取得專利的民營汽車企業中,排名前三的分別是長城汽車、吉利汽車和比亞迪,即使單論新能源一個領域,取得前兩名的也是長城汽車和比亞迪,蔚小理未能登上榜單前十名。

尤其是在智能化領域,蔚小理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表現整體來說確實更好一些,多數已經率先搭載瞭高階智能駕駛輔助系統,但其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研發路線卻以依附百度Apollo等大型互聯網自動駕駛平臺為主。這樣的領先優勢,在長城汽車今年發佈NOH城市智能駕駛輔助系統後已被追平。

更重要的是長城汽車的這套智能駕駛系統完全脫胎於自傢的咖啡智能2.0技術品牌,而長城汽車也是目前國內自主品牌中首個堅持在自動駕駛領域全棧自研,並率先投資第三代半導體核心產業鏈的汽車公司。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新能源、智能化還是傳統汽車領域的競賽,最終目的是讓中國汽車更好地走向國外,實現“彎道超車”,而從這一點上來看,依然是“傳統”戰勝瞭“新勢力”,尤其是像長城汽車這樣擁有豐富產品線與海外資源的車企。

舉例而言,在沙特、澳新市場,長城越野系列的皮卡十分受歡迎;在泰國、巴西,長城汽車大力推廣新能源產品;在歐洲、挪威市場,長城汽車則以電動+智能的形式輸出,這樣做無疑起到瞭事半功倍的效果,就在6月,長城汽車宣佈自己的海外銷量已經突破瞭100萬大關。

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吉利、比亞迪等在今年以來也有諸多主動擴張海外市場的舉措,通過並購或出口的形式,將中國汽車的世界影響力不斷拔高。我們不妨這麼認為:在未來出海與新技術賽道上,所有車企都是機會平等的,挑戰成功者才有資格成為真正的“新勢力”。

撰稿:萬裡

編輯:張亞

審核:劉鵬飛

總值班:丁香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