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線上到線下,小鎮青年迅速成為消費升級的新生力量

小鎮青年特指18歲~35歲生活在中小城市的年輕人,他們正散發著無限活力。在沒有生存壓力下,由於互聯網的發展縮短瞭信息傳播和購買渠道的鴻溝,他們擁有瞭更多的消費空間。

相關數據顯示,18歲~35歲生活在中小城市的小鎮青年在國潮品牌、線上購車、電子設備、健康飲食等方面都展現出極大的購買力,再加上城鎮化進程的推進,線下新興多樣的消費方式極大地刺激瞭小鎮青年們的購買力,使其成為經濟增長中的主力軍。中國人民大學智能治理中心專傢王鵬表示,小鎮青年群體的消費升級是一種幸福感提升的表現。同時,也要註意在各種商業套路下非理性而造成的消費透支。

為提高生活質量而消費

大學畢業後,張洋回到瞭河南省鞏義市老傢,進入一傢事業單位工作。工作4年間,他每天“兩點一線”開車上班,生活穩定,薪資可觀。面對當地五六千元的房價,他壓力沒有大城市那麼大,再加上和父母住在一起,更是節省瞭大半的開支,日常消費非常可觀。不過,受到近些年疫情的影響,張洋的消費多集中在遊戲領域。

“一個月能在遊戲上花600元左右。”張洋解釋,這隻是一個平均值。為瞭獲得更好的遊戲體驗,他工作第一年在網上花9000元購買瞭一臺遊戲電腦,後續花3000元置入一臺switch遊戲機。今年“6.18”,他又用7000元買瞭一臺筆記本電腦放在單位,以此應對隨時發生的疫情隔離。還有x-box、遊戲手柄、感應鍵盤……到現在,他已經數不清在遊戲領域具體消費瞭多少錢。

“消費就是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張洋表示,在自身有一定經濟基礎的情況下,不必為生存壓力而擔心,這是他想要的生活。

在河南省鶴壁市生活的曉彤和張洋的消費觀很相似,27歲的她現在是一名手工視頻博主。作為一名自由職業者,時間靈活,她有更多的時間去幹自己喜歡的事情,養寵物、健身、吃美食、旅遊等。

《2022年輕人國貨消費趨勢報告》顯示,購買國貨的用戶數占比增速TOP5的城市分別為浙江麗水、黑龍江雞西、江蘇徐州、河南漯河、福建泉州。從地域上看,增速較快的都集中在中小城市。

這些中小城市在移動互聯網的加持下,以張洋、曉彤為代表的小鎮青年迅速成為消費升級的新生力量。

從線上到線下消費全面升級

近幾年,張洋明顯感到生活多瞭些變化。一次偶然的機會,張洋被同事介紹去玩線下劇本殺。“劇本殺店開在居民樓裡。”那一次的遊戲經歷讓張洋印象深刻,8個年紀相仿的小鎮青年在角色演繹和推理中度過瞭一個愉快的下午。這是張洋上大學時無法想象的,他回憶起當時放假的娛樂模式隻有看電影和去網吧。現在的娛樂方式變得豐富多樣,劇本殺、密室逃脫、陶藝手工坊、貓咖、瑜伽館……

隨著城市的發展,一系列線下豐富的娛樂方式極大地刺激瞭年輕人的消費欲望,無形中提升瞭購買力。最近一次張洋去玩劇本殺時,價格已由當初的88元漲到120元,即便價格提高也沒有抑制大傢的熱情,相反還要提前預訂。遊戲中伴隨的社交功能讓張洋每次前去都會買身新衣服換上,並下單一杯奶茶。

四川省達州市某縣城的職校老師曲婷婷也有類似感受。剛滿30歲的她經歷瞭蜜雪冰城、古茗奶茶店的從無到有,也見證瞭身邊同事汽車的不斷升級,更體會到所教學生開始為陌生主播打賞禮物的驚訝。線上線下,如今的年輕人被各種新鮮事物影響著。“以前是沒地方花錢,現在處處都是花錢的地方,忍不住。”曲婷婷告訴記者,自己批改作業疲勞時偶爾也會點杯星巴克。

消費升級提升幸福感

“雖然小鎮青年消費領域的絕對數值不高,但是相對數值高,再加上基數龐大,形成瞭具有巨大消費能力的群體,這種方式體現出他們的幸福指數正不斷升高。”中國人民大學智能治理中心專傢王鵬表示。

王鵬分析,小鎮青年消費升級有內外兩種原因。內部原因在於生活成本低並且可控,相當一部分人收入穩定,還擁有善於理財儲蓄的好習慣;外部原因是整個消費環境業態的升級以及城鎮化進程的不斷發展,公共服務、商業化服務衍生出瞭更多符合消費者需求的形式。

此外,王鵬也指出,在消費升級的背後也存在一些小鎮青年極端消費的情況,即消費支出明顯大於常規需求和日常收入。“此類問題需要社會多方合力進行宣傳教育,引導青年樹立正確理性的消費觀。”

瞭望智庫與中國民生銀行編寫的《2021“百城、千街、萬店”消費指數報告——防疫常態下的國內消費復蘇實錄》顯示,2021年極端消費健康度前20強城市中,中小城市占60%。這也表明小鎮青年在經歷瞭沖動消費、獵奇消費後,消費觀念和消費習慣正朝著更理性、更健康、更均衡的方向轉變。

(工人日報)